江苏省老二本有哪些-求赵叔雍的生平 (江苏省老二本有哪些学校)

求赵叔雍的生平

叔雍名尊岳,斋名珍重阁;生于庚子,江苏武进人。父名凤昌,字竹君,出生不详,清末为湖北候补官员,闻先为候补知县,后捐道台云。时张之洞任两江总督,委凤昌为文巡捕(清制,凡总督、巡抚二衙,例有文武巡捕二班,如后来之副官,文巡捕司接进谒下属之名帖,武巡捕司督、抚出衙时之警卫队者,二职官至低微,但与督、抚最接近,非工于谄谀者不能胜任也)。当时凤昌为张之洞最宠爱者,侍之终日,虽深宵不离,面目娟好,权势至大,以致当时丑声四布,章太炎曾撰联讥之云:“两江总督张之洞,一品夫人赵凤昌。”在民国后,赵积巨资来上海,建大洋房于今之南阳路,并购大量《申报》馆股票,遂为上海巨绅之一矣。叔雍为其独生子,叔雍之妻为王仁栋之女儿(清福建状元王仁堪之侄女也),一女即杨杏佛之妻也。据闻叔雍为南洋公学毕业者,赵以《申报》大股东,故叔雍得为该报总秘书名义,能指挥一切者(一说,只监察员名义云)。

在民国初年,上海以文学诗词享大名者康有为、郑孝胥、朱、外舅况公四人而已。康更生先以二子同铎、同某,拜先外舅为师,赵老乃求朱介绍,以叔雍执贽侍函丈焉,每年奉束修一千元(其后又有潮州巨驵之子陈蒙安〔运彰〕为弟子,年奉五百元)。时叔雍只二十八岁,专以填词为主,蒙安亦如之。当时况公为二人所改削之词稿,几润饰十之八九也。余乙丑冬为况氏东床后,盖屡见不鲜也。叔雍自列况门之后,将况公所著之《蕙风词》二册、《蕙风词话》四册、《证壁集》二卷等四五种之多,均由叔雍独资付扬州姜文卿刻字店刊木版印成行世者,而他自己亦有《和晏小山词》一册附之于后。此和词,据况公告我云:因感其刊印之功,故为之大改大润者云云。

甲子以前,梅兰芳数来上海演戏。梅在北京本有三名人捧之,一为冯耿光,二为李释戡,三为许伯明,人称梅党三巨头。叔雍亦思以捧梅自彰,因资浅,故求况公合作,况公(本好男色者)遂欣然允之。其时珍重阁主之捧梅文章,日见于《申报》副刊,况公亦时填长调,捧之如狂,积近百阙。叔雍又为专刊一集(集名已忘,况公正式词集中,似只留一首而已)。于是况赵二人齐名矣。(惜为专指梅党南方二巨头也。)

岁乙丑,余结婚后,始与叔雍、蒙安二人相熟。叔雍身长有风度,纯为一豪门纨绔。况公性至怪,其楼上外间,设烟榻,能接待上楼坐卧而畅谈者,早期只朱、吴缶翁二人,后与冯君木()为儿女亲家后(冯幼子宾符,余妻幼妹之夫也,曾为人大代表、外交部部长助理等,已死矣),始亦蒙与朱、吴同登楼矣。若康有为、郑苏戡、陈散原、袁伯夔等等均恭迎在楼下厢房会客室里叙谈而已。叔雍、蒙安二人每来,亦必下楼会见;二人出门,亦必恭必敬地亲送至大门外,深深作一揖而回。余数数见之,对康更生也如此也。对朱、吴、冯,至多送至楼梯口而已。余一日笑问之,谓老师对学生,何必如此?况公云:我生平只有二学生,一为缪艺风之子(子彬),盖艺风老友也,故认之;二为林铁尊(翔),词尚可观,故认之。这两个人,叔雍,立无立相,坐无坐相,片刻不停,太“飞扬浮躁”了;蒙安,面目可憎,市侩形态,都不配做吾学生的。吾因穷极了,看在每年一千五百元面上,硬是在忍悲含笑。吾与他们谈话时,只当与钞票在谈;看二人面孔时,当作两块袁头也。然而,及况公逝世后,余妻二弟小宋,立即由叔雍介绍入《申报》馆,初为小职员,后升为记者,始终得赵一人之力。大弟又韩,虽为名父之子,但只能略画山水(自视甚高),后蒙安仗老师之声名,得厕身为圣约翰大学教授,又把师兄携同助教,蒙安每有提及时,总是又韩教授兄不已。但据蒙兄私下告余云:又兄之上讲台,一切一切,备课等等,均吾所代为预先拟成付之者云云。故余曰:赵、陈二人之对师门,未尝有负,此岂况公始料所及哉。况公每作函给二人时,必尊之为“仁兄阁下”。(解放后余在缪子彬处获睹况公手书,均称仁弟也。)余尝询之况公,后一辈中填词以何人为佳。况公云,元曲以吴瞿安(梅)第一,填词以黄季刚(侃)为不差,汪旭初(东)、龙榆生(沐勋)其次也云云。况公逝世后,冯君木笑谓余曰:叔雍、蒙安,二人右臂断矣。果然,赵、陈从此绝少填词了。偶有所作,迥非昔比矣。

自况公逝世之后,余与蒙安仍相往返如旧,与叔雍即疏远了。及抗战之后,又时时见他殷殷与梁众异相往返,且以其婿谭仲将(泽之子,延之侄),荐与梁伪院任科长之职(梁全院只四个科长,赵婿只廿六岁,其一焉)。及汪伪还都后,陈公博任立法院长,兼伪上海市长,叔雍出任伪市府秘书长,代拆代行,大权独揽。是时,梁逆在沪寓嫁第三女儿文若与伪交次朱朴之,贺客盈门,余与叔雍同在一席。客散时,大雨不止,余立庭中,正思冒雨而出,叔雍甫登车,回首见余,殷殷招余同车,送至舍下。余笑谓之曰:叔雍,十多年未坐你车子了。他笑云:这因为少见面原故呀。态度如恒,一无骄气,足见犹未忘旧情也。自此以后,余与之即从此不再见面了。及汪逆死后,陈公博升任伪主席,赵一跃而为伪某某部部长了。其时常闻南京来人云:陈逆好色,外宠至多,赵不惜以女(谭妻也)作陈之密友,故丈人做部长,女婿任伪国府简任秘书了。此殆赵凤昌一品夫人之雅号,世袭于后人矣。胜利前,赵早已将南阳路住宅变卖给人矣,一胜利,全家均去香港了,故得免于被逮也。他至香港后,即任香港大学中文系教授,直至一九五九年又去新加坡任大学中文系主任,或云文学院长,不能确指矣。闻在五四年时,梅兰芳去函,促其回国,已允矣,为一城北徐公去函所力阻,故不回来了。近据人云:他夫妇二人均患癌症逝世已三四年之久矣。

以上为其一生简历,尚有二三事,可以作补充者如下:叔雍性轻薄,好戏谑,民国十年以后,沪上有一著名遗少名刘公鲁(之泗),年近三十,脑后尚拖大辫子一条。喜嫖,善唱京剧,终日乘汽车往来于青楼戏院中,招摇过市,人皆笑之,刘自若也。刘为贵池刘聚卿(世珩)之独生子,巨宦,大收藏家也。一夕在宴会席上,赵、刘互见(二人之父为老友也),叔雍忽向公鲁曰,你这条豚尾哪一天可剪掉呀。刘大愠,回之曰:你祖宗全有的呀。二人几至动武。又:在梁逆时代,叔雍来南京,在李释堪房中谈天,余亦在,有人来云,王克敏从北方来访梁老板了,叔雍笑谓余曰:顾维钧(当年以服饰著称者)西装,穿在甘地身上,就是王叔老了。盖嘲王逆形似甘地枯瘦,而西装华丽也。

又:叔雍与蒙安二人,虽同为况门弟子,但二人矛盾殊深,赵轻视陈为土膏店之子,陈鄙视赵为一品夫人之后。二人见面时,如老师不在旁,则彼此互相讥嘲,陈患口吃,往往期期不出于口,致面红耳赤,赵辄引以为笑也。又:忆及赵老二事如下:丙寅秋日余以湖帆之介,得识清末邮传部尚书吴郁生(蔚老)太丈,吴为斋翰林同年,其时已八十二岁矣。住一品香旅社,余往谒之,无意间谈及张之洞,吴与张老友也。蔚老告余云:香涛有怪疾,好色,人所共知,终年不睡床,倦即伏案假睡,至多一二小时即醒,虽在会客,亦恒如是,凡其下属司官,亦无不知也。某年蔚老因招商局公事,特至湖北督署,与张相谈。张以老友也,故不拘常礼,一面剃发,一面畅谈,不料尚未及谈正经公事,而张已昏昏睡着了,那时只能坐待其醒了。蔚老忽笑云:那时赵凤昌侍列外厢,见状,即走过去以双手托住其头,一动都不敢动,约一小时之久,香涛醒了,赵巡捕老爷方才退出去了云云。蔚老忽又告余曰:吾做邮传部侍郎二十余之久,杏生(盛宣怀)调度支部后,吾始升任尚书,不久即光复了。吾一世做的京官,没有机会尝尝做督抚的滋味,做督抚,可以用文武巡捕侍奉在侧,像赵凤昌之服侍张香涛,吾真正羡慕呀。这短短几句话,把一个一品夫人之形态,刻画到了十分也。岁丙寅七月,况公逝世之凌晨,余至赵宅找叔雍,叔雍未起床,由赵老接见,诚笃老人也,风度忠厚,相貌凝重,绝无一点佐杂腔,更无一点裨弁气,殆数十年居移气,养移体,有以如此耶,或有人嫉之甚,而毁之深耶。或因余只匆匆一面之间,未能有所体会之耶?(原载《万象》)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,违者必究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